小可爱的动漫集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

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2019-11-13来源:中国涂装设备网
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沉默的羔羊》剧照

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反贪风暴4》剧照

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反贪风暴2》剧照

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反贪风暴1》剧照

《反贪风暴》系列已经到了第四部。这一部目前在该系列中豆瓣评分最高,6.3,前几部都是五点几——仅就评分而言,属于“烂片”系列。排片维持在30%上下,在略显惨淡的四月初,算是勉强撑起了清明档的票房,但票房表现依然算不得优秀。

近些年,香港电影颓势明显,越发难以独当一面。《红海行动》算不得根正苗红的港片;《无双》是个例外,但缺乏做系列片的潜质,也难以复制。今年春节档的《廉政风云》也遭遇滑铁卢。

2019-2020年,因为政策变动等多方面原因,内地项目较少,香港电影片单拉长。但套路化严重的港片,真的能够“救市”吗?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香港电影衰落这个话题,已说了小十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电影只是表象,实际是经济等多方因素影响下的结果。

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是70-90年代这段时间。那时改革开放不久,香港担起沟通贫富之间的那条桥梁,所有贫富矛盾,就集中在了香港这一个出口来爆发。就好比摁图钉,压强十分之大。但千禧年之后,随着内地的发展,香港这根“图钉”上的压力就越来越小了。矛盾缓和之后,很多类型片就在事实上不再成立。

首当其冲的就是警匪题材。

《反贪风暴》也属于警匪片。第一部讲基金,第二部讲赌马赌球,三四部都讲到腐败的内地官员,但侧重点不同:第三部主要讲洗钱,第四部则是围绕监狱展开。

整个系列,主角都是以陆志廉为首的ICAC。陆志廉这个角色本身乏善可陈,除了太太因为电梯事故坠亡外,没有什么大的情感波动。反派很多,但缺乏强力核心。

这种设置,从根上就有问题。

反派形象模糊的警匪片,大都是以黑帮为主角的。比如《教父》《跛豪》《省港旗兵》等,反派都是面目模糊的一群,有其他敌对帮派,有警察,有叛徒,也有政府官员。

因为黑帮片实质上是小人物的史诗,表现的多是小人物在跨越阶层时沿途遇到的各种险阻。结局也很固定,少有洗白上岸,多数都是陨落。

以公职人员为主角的电影也有,但打击腐败这种事,悬念都是来自政府内部,并且最大的阻力往往来自主角的直属上级。韩国人最爱这么拍,比如《与犯罪的战争:坏家伙的全盛时代》。最后的结局无外乎三种:主角失败,人生就此毁灭;主角千辛万苦,终于扳倒了恶龙;主角自己变成了恶龙。

一旦政府齐心合力要剿灭某个势力,整部电影的核心悬念就坍塌了。因为敌人形象在事实上立不住,所以只能通过做效果来渲染敌人的强大。

好的电影,总是讲遗憾的。因为人生本来就少有圆满。一点遗憾都不留,就不会成为经典了,只能沦为“爆米花片”。

角色硬伤

即使把要求放低,仅就“爆米花片”的标准来评价,这个系列也充满了瑕疵。

最糟糕的是第二部。编剧大约觉得角色太平,为了塑造“缺陷英雄”,强行在张智霖饰演的刘帮办身上加了不少戏,生生把刘帮办写成了一个浪子回头的烂赌鬼。

但这样逻辑前后就割裂了。且不说如何还上的赌债,按道理,这种人根本不够资格做警察,充其量做个线人。但刘帮办却坐上了领导位置,还独自带一个小队。不合常理。

平心而论,“缺陷英雄”是编剧的常用套路,用得好会出彩。比如《盗火线》中阿尔·帕西诺醉心工作,妻子出轨;《无间道3》中的黎明老爱用栽赃手段迫使嫌疑人就范。别的老港片就更不用说了,警察身上个个带点江湖气息,和黑帮分子称兄道弟是常事。但这些负面性格特质,和警察的职业要求基本一致,或至少不冲突。

而烂赌鬼这个人设,对破案并无多少好处,只能说明这个人缺乏自制力,并且智商不高。

除此之外,刘帮办的过往历史,还是通过他和妹妹在酒吧里的大段对话来交代的。在电影中,表现一个角色的生平有很多种方式,大段包含直接信息的对话,是最尴尬的一种。因为正常人不这么交流。

这种烂俗桥段,香港电影又偏偏爱用,比如《追龙》中玫瑰临死之前突然化身小女孩,一边持枪突突一边哇哇直叫,让观众看了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这大约是从日本动漫中学来的。香港导演普遍受日漫影响颇深,王晶、刘伟强早年都拍过不少漫改片。日漫有个特点:总爱给不很重要的配角加戏。日漫大多是连载,但因为漫画很长,剧情走向可能性众多,所以读者对这样的处理方式,总有种“也许他以后还会再回来”的宽容。而一部电影也就90分钟到两小时,节奏紧凑,且多为闭合结局,靠台词和动作体现人物性格足矣。平白无故加一个闪回,纯属画蛇添足。

反观《枪火》中,王天林嚼几口意大利面,就把身为黑帮外姓二当家的一生无奈表现了出来,一帧多余的画面也没有。高下立判。

或许意识到了问题,到了第三部,编剧终于不再乱加内心戏。但人物塑造依旧单薄。依赖“蠢女人”发疯来推进剧情的毛病也毫无改善。

对反派游子新的设置,也相当于游戏开发者给NPC打上“武力80;智力100;强项:拧魔方很快;弱点:怕喇叭声”的一系列标签,流于表面。这依然是游戏和动漫的思路,不是电影的。

反派缺乏魅力

第四部之所以比前几作分高,除了导演砍掉了上述一些明显的硬伤,再加上同档期对手不行之外,主要还是因为故事场景在监狱展开。

电影观众对监狱的理解,都是基于过往的影视作品,外加一点合理想象。再加上著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观众对“监狱是真正的法外之地”这个概念,有一定共识。

再加上香港导演确实擅长拍监狱题材,所以破天荒地,整个系列中,观众第一次对陆志廉的命运产生了担忧:他不会在三个月的刑期中死掉吧?

但后来反派曹元元出狱,穿着一身紫色西装,在安全屋和ICAC枪战的戏码,就把影片前半部分创造的肃杀气氛毁了个干净——这个富二代的行为完全不合逻辑。

反派自然可以“任性”,但问题是这样的角色立不住,属于B级片水平。比如《惊声尖叫》,观众看完后,回忆起的不是反派的人格魅力,只有满屏的鲜血和尸体。

那些叫人印象深刻的反派,比如《七宗罪》《银翼杀手》《电锯惊魂》《沉默的羔羊》中的几位,都是基于编剧赋予的世界观,外加演员的出色发挥,在多重化学作用之下,才成就了大荧幕上的经典。

而曹元元并没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他的行为模式都建立在草履虫式的应激反应上,谁惹毛了他就要杀谁。虽然编剧给他安排了喝醉后回忆童年阴影的戏码,给他的行为找了解释,但这种解释是在敷衍,并不比第二部中的杀手回忆童兵往事强多少。

一个成功的反派角色,智商、疯狂、完整的世界观,三样中起码要占两样。《新警察故事》中吴彦祖饰演的富二代,虽然行为模式也颇为“草履虫”,但好歹爸爸是警务处长,遗传智商是够的,所以疯起来观众感觉就还好。至少观影过程中还能有些悬念。

最怕表里不一

随着经济发展,香港年轻人就业变得越来越充分。黑社会也在快速洗白,打打杀杀越发少见,所以警匪片已在事实上失去了其存在的土壤。

这两年,香港电影最大的问题是,导演和编剧都在急速老去,脑子里装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但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不会再重现。现在的形势又看不太懂,只能靠臆想和模仿来试图迎合新一代观众。

不过香港电影也有它的优势。主角西装革履,拿枪一阵扫射,打完了发型还不乱,这种画面在香港拍不违和,在内地拍就叫人看不下去。所以我们只能拍出《心迷宫》《追凶者也》《白日焰火》这种土味犯罪片。

可拍电影最忌讳表里不一。观众不傻,表里不一的故事,没几分钟就能感觉出来。套上一张光鲜亮丽的皮,故事内核却青黄不接,只能做出可怕的作品。

总之,《反贪风暴》系列反映了香港警匪片的尴尬现状:立不起主角,找不到敌人,撑不起故事,只能靠行活——音乐、剪辑、场面调度,外加一帮老戏骨的高超演技——续命。至于这样能续到什么时候?这就没人知道了。(摘自中国新闻周刊公众号)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yuissk.com/meishi/12627.html
(本文来自小可爱的动漫集整合文章:http://www.yuissk.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yuissk.com ©2017 小可爱的动漫集

小可爱的动漫集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