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的动漫集
当前位置:首页 - 论坛 >

【深度】三胞集团的剑走偏锋

2019-07-06来源:母婴中国网

记者 | 向凌潞

编辑 | 王立峰

位于南京新街口的东方福莱德购物中心(下称东方福莱德)的门店翻新已经结束。2019年年初,界面新闻来到了这个重新装修以及招商后的东方福莱德,其改变并没有想象中大。

这座大楼,和对面金鹰国际广场、德基广场等时尚繁荣相比,显得有些“复古”。所谓的复古,主要是由于东方福莱德的设计主题依照了英国的House of Fraser百货公司(下称HoF)。根据最新的招商风格,东方福莱德迎来了无印良品等吸引流量的一线年轻品牌,并开设了大中华地区第3家MUJI世界旗舰店。但是根据界面新闻当天的观察,重新招商引资之后的东方福莱德,并没有因为MUJI的出现而人流激增。据一位当地的服务人员介绍,MUJI在开业之初人流量很大,但是之后也慢慢趋于正常,而对于东方福莱德的带动则更为有限。

【深度】三胞集团的剑走偏锋

此次的重新招商,距离上次的大规模装修,过去了仅仅两年。短期内的装修投入,以及深陷的债务危机,都让东方福莱德的投资方南京新百(600682.SH)有些头疼。

日前,南京新百发布公告,预计2018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1亿元到-13.6亿元。这是南京新百2009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而亏损的背后,正与东方福莱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事情要追述到2014年。

2014年4月12日,南京新百与英国Highland Group Holdings Limited签署了《股权购买协议》,南京新百拟通过支付1.55亿英镑现金的方式,购买Highland Group 89%的股权。HoF正是Highland Group Holdings Limited控股的经营实体。1.55亿英镑交易对价,约合15.6亿元人民币。该笔金额成就了当年A股最大的一次直接收购,也是国内企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零售业境外投资。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收购完成的4年后,HoF就宣布破产。2018年8月13日,南京新百发布公告称,该公司下属企业HoF旗下的三家经营主体House of Fraser Limited、House of Fraser(Stores)Limited及James Beattie Limited进入破产托管程序。

正是这笔破产,让南京新百陷入了年报亏损的深渊。

南京新百业绩预报显示,由于House of Fraser (UK&Ireland) Limited及其下属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或根据英国法律进行清算、注销,HOFUKI不再纳入公司财务报表合并范围,预计确认投资损失约18亿元;同时因HOFUKI不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相关债权损失全额计提坏账,预计确认债权损失约6亿元。

南京新百不是三胞系旗下唯一一家亏损的企业。宏图高科发布业绩预告,预计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亿元~-6亿元。

与南京新百不同的是,宏图高科的亏损来源于主营业务。公告显示,由于3C零售业务的萎靡,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后,公司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5亿元~-21亿元。

宏图高科公告中提及的亏损原因还包括“大股东流动性危机”。这也进一步确认了三胞集团的流动性危机。事实上,从3C业务的大亏,再到收购的HoF破产,这一连串的事件,因果相连。

流动性危机

三胞集团流动性危机的集中爆发在2018年6月。

受市场以及公司基本面双重因素影响,南京新百股价自6月21日起连续8个跌停,从34元/股的高点到目前的10.98元/股,跌幅超过67%。无独有偶,宏图高科自11月2日复牌以来,股价连续四个跌停,最低触及4.52元/股,较停牌时7.46元/股,跌幅接近40%。

三胞集团相关人士曾对界面新闻透露,这一切与银行的抽贷有或多或少的联系。

自2014年起,南京新百的业务规模急速扩张。从总资产的角度来看,2014年南京新百的总资产规模从2013年的44.19亿元,膨胀到了140.43亿元,且此后一路扩张。截至2017年末,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245亿元,4年增长率超过了457%。

【深度】三胞集团的剑走偏锋

但是资产扩张的背后是大举借债。从2013年至2016年末,其所有者权益的规模仅增长了10亿元,但是负债规模却增长了130亿元。南京新百资产扩张主要是依靠了借债。

具体分析其负债构成,可以发现短期借款、应付债券等拆借资金增幅明显。其中,短期借款、长期借款以及应付债券三个拆借资金科目长期占据了负债总额的30%以上。

【深度】三胞集团的剑走偏锋

急速扩张有利有弊。利在于短期而言资产规模的快速扩张,从而利好传递到了二级市场。2014年初至2015年末的两年时间内,南京新百的股价一路从5.11元/股上蹿至37.44元/股,最高点时触及45.52元/股,涨幅高达574%,振幅也达到了727%。

但是泡沫总有破的一天,庞大的资产扩张之路同样如此。二级市场的市值缩水导致的银行抽贷,是戳破泡泡的那一根针。

从负债的角度来看,2018年三季报中,长期借款以及应付债券都出现大幅下降。虽然其中也有HoF出表的因素,但是银行不再提供资金支持是一个更主要的原因。

据内部人士透露,2018年年中银行资金紧张,让许多依靠贷款快速扩张的民营企业都吃到了苦头。

目前,南京新百以及宏图高科多个贷款都已宣布延期兑付。

2018年12月11日,宏图高科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15宏图MTN001,债券代码:101559055)应于2018年11月25日兑付本息。截至兑付日,公司未能对“15宏图MTN001”进行按期足额偿付。

同样是在2018年12月12日,宏图高科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18 宏图高科 SCP002,债券代码:011800353)应于2018年12月7日兑付本息。截至兑付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措足额偿债资金,“18 宏图高科 SCP002”债券不能按期足额偿付。

剑走偏锋式的野心

资产规模急速扩张的背后,是野心。

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作为一个从雨花台区板桥镇近华村任代理村长辞职后一路进军胡润百富榜的传奇人物,其对于商业的理解也符合时代特点。成立于2000年的宏图三胞,主营3C类电子产品以及服务。在当时那个年代,没有互联网盛行,也没有京东、淘宝等线上渠道的寡头分据,甚至连3C产品都是个新鲜词汇。但是袁亚非认准了这个未来的“宝藏行业”,在以南京为首的江苏地区形成了半垄断格局。2004年,宏图三胞被评为"中国IT连锁零售企业"第一强。在南京地区,当时形成了宏图三胞与苏宁的直接竞争格局。

但是到了2010年前后,宏图三胞之前累积的优势已经有所消耗殆尽。当时崛起的京东以及天猫,已经开始在线上狙杀线下的流量。而宏图三胞也并没有加大线上的投入,反而继续加大在线下的投入。2014年,三胞集团收购美国Brookstone。2015年,宏图三胞引入Brookstone产品供应链,成立新奇乐品牌"宏图Brookstone",正式从传统3C零售转型新奇乐。正是这一点,让宏图三胞彻底的输了。

果不其然,Brookstone并没有阻挡来势汹汹的互联网大潮,加剧的竞争都让宏图三胞的3C业务持续下滑。而今,3C业务,已经是京东、天猫乃至苏宁的天下。而这些无疑都是在2010年前后,线上业务打下的江山。

袁亚非习惯剑走偏锋,包括收购Brookstone,收购HoF。

HoF成立于1849年,是英国历史最悠久的百货公司,定位中高端时尚百货。目前在英国、爱尔兰、阿联酋都有门店,但是整体经营状况堪忧。一位曾经接触过三胞集团收购HoF的专业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当时这笔交易实际上就非常有风险。“且交易拍板都很快,几乎是当场决定。”

但当时市场环境激进,海外收购成为了常态,很多风险也被过分理解为机会。

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行人士表示,交易的风险存在于公司内部的财务风险以及跨国交易背后的政策隐患等几方面。

单看资产质量,不难发现2014年时,HoF已经日渐式微。

收购报告书数据显示,于基准日2014年1月25日,Highland Group经审计的总资产金额为913.8百万英镑,负债总额807.3百万英镑,净资产106.5百万英镑。但是到2014年年报合并时,HoF已经出现资不抵债。年报显示,2014年HoF的资产总额为61.59亿元,净资产为-18.7亿元,33亿元的商誉也是在这时产生。

但是在收购时,中国的买家却依然采用收益法而非采用资产法进行评估,这直接导致南京新百斥资15亿元收购了一个负资产的企业。隐患从此潜伏。

从利润角度,HoF的盈利能力也并不乐观。

2013财年,HoF实现收入78.34亿元,净亏损额为1790万元。当时预测2014财年将实现收入84.79亿元,亏损额为1.03亿元。外界很难知晓南京新百收购这样一个负净利润资产的诸多考量。

但是南京新百方面也将这次收购理解为“响应走出去”的号召。但是“走出去”,不意味着要买负资产啊。

目前,宏图高科的高管也经历了巨震。自2014年4月起,共有八位包括宏图高科董事长、董事在内的多位高管先后离职。这也为宏图三胞乃至三胞集团如何度过目前的债务危机蒙上了一层阴影。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yuissk.com/luntan/4899.html
(本文来自小可爱的动漫集整合文章:http://www.yuissk.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南京新百 无印良品 宏图高科 投资 英国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yuissk.com ©2017 小可爱的动漫集

小可爱的动漫集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