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的动漫集
当前位置:首页 - 测试 >

灵异丨失踪的美女

2019-07-10来源:中国山西网

 撰文丨棉花花


1、

这是一片城中村。

 

出了巷子口儿,便是繁华的都市,森森林立的高楼,车水马龙的世界。而这片城中村里面,却是挨的紧紧密密的民房,洗脚的、擦鞋的、还有许多闪烁着暧昧灯光的小店。

 

永远湿渍渍的路面,小买卖人的大声叫嚷,热干面混着油辣子的香气,几瓶啤酒就着花生米能吹一夜牛逼的男人们,是城中村的标志。

 

这是一片贩夫走卒的世界。

 

这座城市号称九省通衢,房价飞涨。

 

外头的一居室租金都已经喊到2000。在这里,一个单间月租金只需500元。


相比较,城中村算是这座城市最后可以容纳底层人口的土地了。

 

当然了,脏,肯定是脏的。屋子还背阴,常年照不到一点儿阳光,潮乎乎的。还常常半夜能听见女人的叫声,吵得没法儿入睡。但,对于月收入不高的人,别无选择。

 

便宜啊。

 

便宜就是王道。

 

孙思思从一个末流大学毕业,原本是进了一个家私门店做销售,干了三个月,没干出一毛钱的业绩。经理看着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最后实在按抐不住,给她结了一个月的底薪,直接把她开除了。

 

说起来,好歹是个大学生,孙思思却狗屁不会。

 

读书的时候尽顾着谈恋爱、翘课、疯玩儿、打游戏了,一到考试就抄。垃圾学校,管得不严。大学时代生生被孙思思混过去的。

 

回到城中村的屋子,孙思思看见阳台上晾的裤衩又被风吹走了。多半是吹到楼下那个猥琐男人那里去了。


那男人穿着劣质西装,整天见人就推销他那破鞋油。脸上一脸的脓包。见着孙思思,就咧着嘴笑。那笑让孙思思起鸡皮疙瘩。

 

 

2、

孙思思曾经吹下去一只袜子,她把头探出去,见猥琐男边捏着她的袜子闻,边冲她挤眉弄眼,哟,美女,下来拿呗,加个微信,交个朋友呀。

 

呸!

 

袜子不要了。

 

跟你交朋友?你要钱没钱,要脸没脸,我凭啥跟你交朋友?孙思思啐了他一口。

 

眼下,裤衩丢了,孙思思脑补了猥琐男捏着她的裤衩的样子,恶心坏了。

 

什么时候能搬离这个地方呢?

 

本想多工作几个月,攒点钱,去租个正儿八经的一居室。现在工作没了。一切成了妄想。吃饭都成问题了。

 

隔壁住着一对卖包子的小夫妻。算是这栋楼上看起来比较规矩的人了。


他们每天四点起来出摊儿。女的永远低着头做事,脸上两坨红晕,土土的。男人也憨憨的,活像王宝强在《天下无贼》 里傻根的扮相。

 

孙思思习惯性地去他们摊子上买包子。

 

混熟了,那女的总多给她一个。

 

厚道人。

 

孙思思边吃包子边刷着朋友圈,琢磨着自己下一步该干啥?

 

微商吧?门槛儿低。出个几百块,就能自己当老板了。

 

孙思思刷着刷着,咦?看到了大学同学刘小欢的动态,她坐在一个高档餐厅自拍,照片中展示着她的手镯、她的包包。

 

刘小欢的家境、能力,孙思思都清楚。靠她自己,压根儿买不起这行头。指定是傍上有钱男人了。

 

孙思思心里一阵酸。

 

她可真有办法。自己怎么就一个有钱人影都见不到?认识的男人,不是卖大蒜的,就是卖鞋油儿的。

 

孙思思想了想,给刘小欢发了个哈哈笑的微信表情。

 

俩人黏黏糊糊聊半天。

 

刘小欢说,她呀,毕业后在一家小广告公司当公关。说是公关,就是靠姿色拉客户。没多久,认识了一个卖海鲜的土鳖老黄。老黄让她不用上班,把她给养起来了。

 

孙思思说,真羡慕你呀。

 

刘小欢见她话中有话,便说,改天咱们见一面,我让老黄给你介绍个有钱男人,你呀,长那么好看,保准是土豪收割机。

 

孙思思听得心里一阵杂乱。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往往不要脸的人可以活得很好。

 

 

3、

过了几天,刘小欢带着孙思思出去应了个饭局。认识了卖皮包的老梁。

 

老梁从见到孙思思的那一刻起,眼睛就没离开过她。孙思思身上的衣服是花75块在淘宝上新买的。虽然新,但是劣质。孙思思局促不安。

 

吃完饭,老梁带着她去了时装店、首饰店逛了一通。两小时下来,孙思思一身名牌,判若两人。

 

花男人的钱真爽啊。

 

孙思思觉得欲望是一张网,把她裹挟其中,不能自己。

 

当天晚上,老梁就带她去开房了。完事儿后,老梁给她拿了一叠钱。现在年轻人很少装现金了,一般都是微信啊、支付宝啊、手机银行啊。只有老梁这样的老头子才会身上装着现金吧?孙思思自嘲地笑笑。接过钱。

 

一叠钱装在兜里的感觉是好。沉甸甸的。走路都有份量了。

 

老梁把她送到城中村的口儿,跟她说里面不好停车,你自己走进去吧。

 

孙思思拎着大包小包往里走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饿,她今天在饭局上尽顾着装淑女了,菜都没吃几口。

 

卖包子的两口子还没收摊儿,孙思思走过去买包子吃。

 

夫妻俩看了她几眼。那女的说,真好看。

 

孙思思笑笑。摸出纸巾把嘴上的口红擦擦,张嘴,咬了一大口包子在嘴里。

 

上楼梯的时候,碰到那个猥琐男。

 

楼梯窄的很,灯泡又昏暗。

 

猥琐男见是孙思思,故意横冲直撞的,趁机揩几把油。孙思思气的大骂,流氓!

 

猥琐男看她的打扮,贼兮兮地笑说,哟,发财了呀?

 

他嘴里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女人就是有办法。

 

孙思思瞪了他一眼,明天我就搬走!再也不想见到你这种人!

 

猥琐男说,哟哟哟,这么瞧不起这个地方啊?

 

 

4、

晚上屋子里有点闷热。

 

窗户里飘来一股馊了的卤菜味道。

 

孙思思在手机上刷着某租房网站的信息。搬,明天就搬。这个鬼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待了。

 

微信上,老梁给她发了条消息:宝贝,我到家了,你记得夜里千万不要发消息。

 

切,这老鬼。多余担心。

 

这点规矩她孙思思会不懂?不过就是奔着钱去的罢了。跟他躺在一张床上,闻着他身上那股子中年男人的油腻味儿就恶心。他张嘴亲她,满嘴的烟酒味儿和大蒜味儿,都快把她熏死过去。

 

孙思思想,啥时候在他身上捞够钱自己能买个小公寓,再开个店就好了。

 

正做着美梦,突然停电了。

 

应该是线路坏了,整栋楼都停电了,孙思思听见人们咒骂躁动的声音。

 

她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老梁给孙思思发微信,宝贝,接你出来吃饭啊。

 

收到微信回复,亲爱的,我妈说她生病了,急需要点钱,你能借我一些吗?

 

老梁扯了扯嘴角,小捞女们常见的拙劣理由,不是家里房子要塌,就是妈妈得病,要么就是弟弟上学。

 

这也太急了些。刚好上,就急吼吼地要钱。

 

罢了,想泡妞,小姑娘的小伎俩还是要敷衍一下的。老梁微信转了一万块给孙思思。

 

第三天,还未等老梁联系她,她又给老梁发了微信。还是要钱。

 

老梁有点烦,分寸很重要。这小姑娘也太没分寸了。

 

老梁耐着性子又转了五千块。他心里想着,再一再二不再三。小姑娘再跟他玩这样的心思,他就换人了。这世上最不缺漂亮女人了。

 

事实上,不止老梁,孙思思的所有微信好友都收到了她的借钱消息。不少人都借钱给了她,金额不一。

 

电话打过去,却被挂掉,说不方便接听。

 

 

5、

直到再也借不出一毛钱。

 

孙思思的手机再也没有音讯了。

 

她的家人、朋友都发现了异常,报了警。

 

孙思思的出租屋空无一人。门好好的锁着,她的一切物品摆放都如常,桌子上还有喝了半杯的水。

 

警察来调查的时候,凑来了一群看热闹的人,这栋楼的人住的确实很杂。打工的、小商贩、卖保险的、干苦力的、无业游民……

 

其中就有楼下的猥琐男,他咂摸着嘴,一脸的不可置信,我以为这女人傍了大款搬走了呢,怎么会失踪了呢。

 

一句话提醒了警察。

 

查出孙思思的微信记录。发现了她跟老梁不正当的关系。老梁成了嫌疑人,被警察带走配合调查。

 

老梁觉得很晦气。

 

泡个妞而已,竟然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他老婆得知了这个消息,恨不得撕了他。奸.情败露,还惹一身臊,进了警察局,老梁觉得流年不利。

 

孙思思究竟去了哪儿呢?

 

破旧的城中村,到处都没有摄像头,简直是违法犯罪的温床。

 

因为这件失踪案,上头开始整顿城中村,许多发廊被勒令关闭,一些不合格的铺子、摊位都被取消营业资格。

 

一时间,小商贩们叫苦连连。

 

 

6、

那日,住在城中村的一户人家儿,小孩儿有没吃完的包子,准备放在电饭锅里热着吃。结果放在锅里蒸忘了,包子蒸破了,里面的馅儿露出来。

 

那户人家儿越看越不对劲儿。

 

这是个啥肉?怎么这么奇怪。馅儿里还有依稀可见的碎指甲。

 

那户儿人家胆子小,虽然发现了异常,但不敢报警,不想惹事,遂把包子扔进垃圾桶。夜里,他家的孩子哇哇哇地哭个不停。

 

大人把灯打开,问怎么回事。

 

孩子说看见一个血肉模糊的姐姐向他爬来。

 

孩子的话让大人打了个寒颤。一整夜不敢关灯。

 

第二天,孩子就病了,发烧,说胡话,呕吐不止。一个女子的声音总是在全家人的耳边飘荡。报警,报警。

 

这家人明白了,枉死的女子做了女鬼,如果他们不报警,女鬼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于是,他们把一切都告诉了警察……

 

案情很快水落石出,是卖包子的两口子。见孙思思坐着豪华的轿车回来,想着她傍上了大款。


当夜,他们先把迷魂香从门缝里伸进去,把她迷晕。然后撬门进来,把她的手机拿过来,用她的口吻向她所有的微信好友借钱。

 

他们残忍地杀害了她,为了毁尸灭迹,把她剁碎了,放在包子馅儿里。

 

其实,在此之前,他们还以同样的手段害过城中村的一个发廊妹。只是那女子无亲无友,没被发现。而今,牵藤摸瓜,才水落石出。

 

 

7、

那对夫妻,原也不是夫妻。

 

他们是鄂西大山深处的人。


那男人本有妻子,与这女人偷情,被妻子发现。两人合谋杀死了妻子,埋在院子里的枣树下。然后两人一起逃亡到省城。

 

孙思思死无全尸。做了鬼,亦凄惨无比。引以为傲的脸没了,引以为傲的身材没了。什么都没了。

 

据城中村的人说,午夜子时,经常可以看到血肉模糊的女鬼在路上飘荡着。

 

如果,她不跟老梁好,不那么招摇,是不是就不会遭此一劫呢。做了鬼的孙思思还是想不通。


她原以为最坏的人是猥琐男,最好的人是卖包子的夫妇。可在得知她遇害后,猥琐男还惋惜地落了几场泪。他虽然痞头痞脑,但心不坏。而卖包子的夫妇,一副老实的面相做伪装,才是真正的狠毒。枪毙尤不解恨。


这世上的好人坏人,还真不能看表象。


真真假假。诡谲莫名。


• END •

来源公众号:花花小茶馆 ID:mianhuahua329 作者:棉花花,写细腻柔软的灵异故事。


推荐阅读:

结婚三年,因一个破手机,我把老公休了!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yuissk.com/ceshi/5124.html
(本文来自小可爱的动漫集整合文章:http://www.yuissk.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yuissk.com ©2017 小可爱的动漫集

小可爱的动漫集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